優化營商環境 司法保障先行
作者: 潘均衡 張國慶 發布時間:2019-12-02

大冶市法院堅決落實習近平總書記關于“營商環境是重要軟實力和核心競爭力”“法治是最好的營商環境”的重要指示精神,認真貫徹中央關于優化營商環境的各項決策部署及最高人民法院和省委工作要求,自覺主動地把法院各項工作置于地方營商環境建設中謀劃推進,在構建府院聯動工作格局、慎用財產保全措施、提供高效減費退款服務等“硬措施”方面進行了一系列探索,并取得明顯成效,為企業發展營造了良好的“軟環境”和投資“沃土”。

構建“府院聯動”工作格局   實現破產審判目標效應

20199月,在聯合外出考察、反復論證、集體研究的基礎上,大冶法院提請大冶市政府在湖北黃石地區率先出臺了《關于推進企業破產重整促進經濟轉型升級的實施辦法》,構建了“政府主導、法院主辦、部門聯動”的破產重整“府院聯動”機制,將大力推進“僵尸企業”化解和供給側結構性改革進程。大冶法院在推進這一重要機制建立的過程中,摸著石頭過河,學著經驗辦案,在破產審判工作中取得了實效。

在某種程度上講,破產重整工作做得好,對于地方經濟而言不僅是“破舊”,更是比招商引資更快速的“立新”。

湖北航宇鑫寶管業有限公司于20062月成立,成立之初,與同鎮某鋼鐵公司在商業運營上形成了一個完整的產業鏈條,隨著產業政策調整及鋼鐵公司破產清算的影響,鑫寶管業陷入年年虧損、資不抵債的境地。20156月,該公司向大冶法院提出破產重整申請。大冶法院了解到鑫寶管業公司商標是國內著名商標,產品銷售市場良好,仍有挽救希望,與于2015717日正式啟動重整工作。

管理人在大冶法院批準期限內制定了《重整計劃草案》,并提交債權人會議進行分組表決,雖然部分表決組未通過草案,但法院根據破產法第87條規定,依法裁定認可《重整計劃草案》,準許執行。執行過程中,大冶法院院長王軍積極推進與市政府相關部參與其中,并于2018年在市領導的組織下共赴溫州甌海學習破產重整經驗,尤其是對破產重整攻堅節點——信用修復問題進行了著重學習,幫助鑫寶管業修復信用。

目前鑫寶管業已從破產危機中突圍與嬗變,實現扭虧為盈后,與第三方簽訂了3億元融資協議,企業發展逐步向好。此案正是大冶法院探索并推進破產重整“府院聯動”機制構建的“導火索”和機制優化運行的成功案例。

破產案件審理涉及職工安置、信訪維穩等一系列衍生問題,也是檢驗法院防范化解社會風險能力和考驗法官審理智慧與經驗的利器。

20149月,龍鵬包裝法定代表人石某因交通事故意外死亡,80多家債主討債未果,紛紛向法院起訴,但龍鵬包裝早已千瘡百孔,欠款總額高達1.5億元,根本無法償還全部借款,矛盾突出且尖銳,債權人聯合行動,多次在大冶市委、市政府及相關單位門前“討說法”。2015年,龍鵬包裝的廠房機械設備被整體收購并拆除,部分拆遷補償款被公司負責人用來償還了部分債務,此舉引發其他債權人不滿,未得到償還的債權人又集體到市委、市政府門前“討說法”。一方面是資不抵債,一方面是償還不公,龍鵬包裝困境明顯,于20178月底向大冶法院提交破產申請,大冶法院于2017912日對龍鵬包裝破產一案立案受理。基于破產企業引起的社會風險隱患和破產財產追回困難等因素,大冶法院積極爭取當地黨委政府支持,市委、市政府、市政法委先后召開五次專題會議,研究解決方案,排查、化解矛盾,同時確保公司破產財產應收盡收,最大限度減少債權損失。該案審判長黃開文24小時開機,隨時隨地接待來訪群眾,細心解釋、安撫情緒,兩年間不間斷奔走相關部門協調工作。終于在2019925日第二次債權會議中,破產財產分配方案通過了,發放表決票70張,回收有效票63張,其中同意票61張,反對票1張,棄權票1張,同意率占出席有表決權人數的87.1%,同意債權額為1.3億元,占確認債權總額的87.3%。龍鵬公司可供分配破產財產總額為4758萬元,破產債權清償比例達31.97%,這可以算是破產債權清償中的奇跡!

大冶法院審理破產案件始終秉承以人民為中心的司法理念,這才有了債權人們的感慨“我們要是上訪就對不住你們為我們這樣費心費力”;“公平、公開、公正”的辦案理念,讓案件的每一個程序都讓群眾放心,讓司法權威于無聲處愈來愈堅固;辦理破產案件應當具備高度的風險防范意識和大局意識,大冶法院顯然兼而有之,自受理該破產糾紛案兩年來,80多家債主心懷感恩,沒有發生一起上訪事件,也沒有產生不良網絡輿情,實現破產工作“零震蕩”。

 

破產審判的一個重要目標就是讓不具救治價值或救治無望的“僵尸企業”及時破產出清,既防止債務風險累積引發更大風險危機,又讓破產出清后的土地、廠房、設備、技術工人等資源要素再入市場,為地方經濟發展不斷注入新的市場活力。

大冶市金鹿塑業有限公司就是這樣的“僵尸企業”。金鹿塑業成立于2013619日,位于大冶湖國家高新開發區,公司成立后處于基建籌建階段,尚未進行生產經營,就出現資金鏈斷裂、所建廠方“爛尾”的狀態,嚴重擠占高新區寶貴土地資源150畝。初步審計該公司資產總額為1.1億元,負債總額為1.5億元,資產負債率139%,已嚴重資不抵債。2019917日大冶法院正式受理了該企業的破產申請,并選定管理人接管企業。

大冶法院著力打造破產案件專業化審判隊伍,民一庭作為專門團隊審理破產案件,同時考慮到大冶湖國家高新開發區在大冶經濟發展中占據的重要位置,特別選派專職審委駐點開發區政府辦公,專門負責開發區破產案件審理。金鹿塑業破產清算案第一次債權人會議于1126日在大冶法院召開,會議通過了破產財產管理方案、破產財產變價方案、管理人報酬方案。

慎用“財產保全”強制措施 “謙抑善意”化解企業風險

法治是最好的營商環境。在涉企訴訟中,法院采取保全措施對營商環境的影響顯而易見,涉企財產保全問題已然成為當前審判實務與民營經濟發展密切相關的突出問題之一。大冶法院深刻認識到這一點,2016年以來,積極圍繞服務民營企業,堅持依法保全、法益衡平、協同高效的財產保全工作理念,細化舉措,探索在民商事審判訴訟中找準“慎用強制措施”的著力點。從20192月起,涉企業重大保全裁定由分管院領導簽發,201910月又細化出臺了《大冶法院關于在優化營商環境中進一步規范財產保全工作的規則及流程》,創新提出“對優質企業更加慎用強制措施;細化對解除財產保全反擔保物‘可靠性’的務實把握”等 19條務實舉措。

20198月,因股權轉讓糾紛,曹某將其占股的某井蓋公司告上大冶法院。曹某請求法院支持其退出股份,并查扣井蓋公司產品。民二庭庭長程良映考慮井蓋公司被查封產品系成品商品,能正常銷售,且目前市場價格可觀,長期查封將對公司造成經濟損失。程良映有針對性地給曹某做工作,曹某終于同意撤回財產保全申請。

926日,大冶建筑公司將大冶某肉類企業告上法庭,要求其支付欠款及利息共計近93萬元,并要求法院凍結其銀行賬戶。經大冶法院民一庭庭長柯彬調查,該肉類企業目前生產正常,如凍結銀行賬戶,生產經營將更舉步維艱,其融資的可能性會更低。柯彬約請建筑公司代理律師,耐心溝通、解釋,一番推心置腹,建筑公司撤回了財產保全申請。

堅持提速“退費放款”    “綠色通道”實現便民護企

“要讓當事人盡量少跑腿,切實感受到法院司法為民的服務宗旨。”大冶法院暢通涉企糾紛案件立案、調解“綠色通道”,實行快立、快調、快審、快執,有效縮短辦案周期,對退費流程進行優化重構,打通便民護企服務最后一公里。

10月份,大冶法院出臺了《關于優化營商環境 推進便民、利民 完善退款機制的規定》,對訴訟費及標的款退費流程進行詳細規定。立案時受理費一律減半收取,符合緩、減、免條件的,依法予以緩減免交受理費;簡化退費流程,最大限度縮短退費放款手續辦理周期,將3日內辦理的便捷帶給當事人,將退費壓力留在法院。“以前案件審結生效后,一般當月受理,次月才能辦理退費,現在財務室增設‘退費窗口’,財務人員在收到審批手續后3日內完成支付。”院會計陳麗說。

“沒想到法院的執行款一到,當天標的款就退給公司了,真快!”湖北徐風環保科技有限公司代表感慨不已。2015128日,湖北中南汽車運輸有限公司因資金周轉困難,向大冶市興業典當有限公司借款人民幣200萬元,并簽訂借款協議。中南汽車支付利息4萬元后余款一直拖欠未付,徐風環保將中南汽車告上法庭,同時申請財產保全。2018228日,中南汽車向法院賬戶繳匯本金加利息共計336萬元,大冶法院做好審批和財務手續后,當日將標的款匯入徐風環保公司賬戶。

426日,因民間借貸糾紛,大冶某建設集團公司將湖北某紡織裝飾公司告到大冶法院。大冶法院依法適用簡易程序對此案公開審理。因被告未到庭參加訴訟,也未提交書面答辯狀。法院缺席審判,判決被告紡織公司償還建設集團公司借款及利息合計2500余萬元,案件受理費由紡織公司承擔,按法律規定,對訴訟費減半收取。8月下旬,建設集團向法院提交退費申請。在被告敗訴且沒有交納訴訟費的前提下,大冶法院沒有以此為由拖延向建設集團退費,第一時間審核其申請,當天將85684元的訴訟費退至其銀行賬戶。

高效“退費放款”減輕了當事人負擔,讓“優企、護商、便民”觸手可及。今年1月至10月,大冶法院辦理訴訟費退費2448筆,退費868萬余元;辦理標的款放款2770筆,放款約21559萬元。

 

 



編輯: 陳群安 李珮珮
文章出處: 省法院宣傳處

整站檢索
高級搜索

法院新聞

圖片新聞

司法動態
波克捕鱼美人鱼心得